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精品小说 > 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第28节

谢文东听完脑袋嗡了一声,这句话无疑如五累轰顶一般,他一把把那人的脖领抓住问道:“三眼呢?三眼在那?”

那人见谢文东这样,吓得声音颤抖说:“在。。。在鬼蜮!”

谢文东把他放开,转身就想向外走,突然看见女孩站在一边正看着自己。谢文东把拉住女孩的手松开,交给欣欣里的兄弟们,然后说道:“把她关在里屋,谁也不能碰她,但也不能让她跑了!”众人看着女孩,又看了看谢文东,傻傻的点点头。

谢文东大步走出欣欣,坐车来到鬼蜮。到了门口,见外面站了很多兄弟,不知道在吵什么!谢文东心里又急又气,才走了不到一天,就出了这么大的事,帮会乱成一团。大声说:“你们都站在这里干什么?”

众人闻声回头,一看是谢文东,如同见了救星般围了上去。谢文东着急见三眼,喊道:“三眼呢?”一人大声说:“三眼哥在里面!”谢文东推开众人,走了进去。迪厅里没有客人,灯火通明,场地中站了不下二百号人,嘈杂声震耳。三眼,张研江,还有何浩然三人在一边议论着什么。谢文东大喊道:“都给我静一静!”瞬间,迪厅里的嘈杂声消失了,众人脸上同时一喜。三眼等人一见谢文东,眼圈微红,快步跑过来。

三眼来到谢文东近前,先给自己俩耳光,“东哥,都是我的错!要不是我意气用事,老肥和强子都不会有事,你罚我吧!”说完,三眼跪在地上,头一低,眼泪流了出来。

谢文东心里混乱如麻,把三眼拉起向单间走去,张研江与何浩然二人跟在后面。

到了单间里,谢文东把门关上,问道:“张哥,别得先不说。给我讲一遍是怎么回事?”

三眼一五一十说了起来。原来在三眼几人把谢文东送走后,三眼见大家闷闷不乐,提议大家别回学校了,去鬼蜮玩玩。李爽等人心中郁闷,也就答应了。没成想刚进鬼蜮,里面竟然混乱不堪。留在鬼蜮的兄弟们大都浑身是伤,躺在地上,水姐在一旁忙的不可开交。三眼等人忙问是什么事,一个还算清醒的兄弟说有个叫镰刀帮的帮会来这里闹事,把看场的兄弟都给打了,临走时放下话,让文东会三天内退出鬼蜮,不然以后凡是文东会的见一个干一个。

李爽心情本来就不好,听完这话炸了。拿刀就要去找什么镰刀帮拼命。三眼本想拦着,但是他自己也有些气不过,文东会什么时候被别人欺负过!问水姐知不知道镰刀帮这个帮会。水姐告诉他,离鬼蜮不远的八神迪厅就是镰刀帮照看的。三眼听了嘿嘿一笑,马上给欣欣打电话,告诉大家找人,拿着家伙来鬼蜮。过了不到半小时,欣欣的兄弟找来五十号人到了。三眼领着他们往外走,准备找镰刀帮算帐。张研江感觉不妥,拦住三眼说等东哥回来再做决定。三眼听了,没理张研江,带人走了。李爽高强跟着三眼也去了八神。张研江见拦不住也只好跟着去了。没有想到大家进入八神后一个人影没发现,张研江和三眼几乎同时知道不好,想退出来已经来不急。从迪厅的包间里,还有们外杀出数十名年轻人,手里拿片刀见人就砍。文东会里的兄弟被杀得措手不及,瞬间被砍倒数人。三眼带着兄弟奋力拼杀,终于冲出八神,但是李爽和三眼被捆在里面。当三眼再想往回杀,远处有警鸣声传来。张研江强拉着三眼带着兄弟们离开。而里面的李爽,把高强挡在包房里,自己用身体堵在门口顶住对方。当警察到的时候,李爽身上共挨了十七刀,而且刀刀见骨。被警察送到市中心医院时已经昏迷不醒。镰刀帮对警察说这帮人进来抢劫,自己被逼无奈才动手。他和带头的队长有关系,那队长二话没有,把高强抓走。高强在警察局把所有事都揽在自己身上。警察哪会相信,什么刑都用了,但高强死活也没松口。

此次一战,文东会二十号人受伤住进医院,有十名被警察抓走。李爽重伤生死未卜,高强被抓。会里五名主干,以去其二。可谓是惨败。

谢文东听完,长长吸了一口气,把眼一闭,靠在沙发上半天没有说话。三眼三人站在谢文东身边大气都不敢喘。谢文东在心里不停的对自己说:冷静!冷静!尽量控制自己心情平静下来,慢慢回味三眼的话。过了半晌,谢文东睁开眼睛,冰冷的目光扫过三人说道:“会里有内奸!”

三眼身子一抖,他宁愿谢文东惩罚自己也不愿意听见这话。会里的兄弟平时就象一家人,他自己也把每一个兄弟当成自己的亲兄弟,谁会出卖文东会呢?谢文东的话象是一把尖刀刺在三眼的心里。

谢文东接着说:“张哥,你去给我提十万快钱,还有察出市局局长家的地址。我现在去看小爽!谁都别跟着我!”说完,谢文东看了看三人一眼,叹了一口气。走到门口,谢文东停下转头对三眼说:“你不用自责。当时就算我在也会和你做一样的选择!”三眼泪流满面的跪在地上,看着谢文东,大喊:“东哥!”坚强如三眼这样的汉子失声痛哭起来。旁边的张研江二人也是眼泪纵横。

“我们需要有失败的教训!但是我绝不会放过我的敌人!你给我坚强起来!”谢文东大喝一声,走出单间。出来后,外面的兄弟见谢文东脸色不好,自动让出一条路,谁都没有说话。谢文东走出鬼蜮后,仰天长呼一声,发泄心里的聚集的怨气。然后坐车直奔中心医院。

到了之后,谢文东向护士打听李爽的病房。知道是在三零二后,快速跑去。这间病房是加护病房,里面的病人都是没有脱离危险期的。见门口没有警察看守,谢文东推门刚要进,一个护士把他拦住,“喂!这里不让进你不知道吗?!请让让!”

谢文东没有理她,开门走进去。护士把他的衣服抓住,怒声说:“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,都说了这里不能进还往里走!有毛病是不是?!”

谢文东开门时看见浑身缠满纱布的李爽,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。感觉自己的心象是被人硬生生撕开一般,谢文东双眼通红,回头盯着抓住自己衣服的护士。那护士被谢文东的眼神吓得呆在原地一动不动,手自然也松开。谢文东三步并两步来到病床前,抓住李爽的手,轻声呼唤他的名字:“小爽!小爽!。。。。。”

李爽感觉到有人,缓缓睁开眼睛,直楞楞的瞪着前方,另支带着吊针的手茫然向前摸去。“你。。。你是东哥吗?”

谢文东惊讶的看着李爽,伸手在他眼前晃动,李爽的眼睛一眨没眨,没有一丝反映。‘小爽的眼睛瞎了?’谢文东在心里呐喊着,眼泪再也禁不住,滴落在洁白的床单上。

李爽手在空中挥动,微弱说:“是东哥吗?真的是东哥吗?”

谢文东抓住李爽的手,放在自己的脸上,哽咽说:“是我!小爽我来看你了!”

“东哥,你回来了!太好了。我还为帮会里的事担心呢!”

“别乱想了,没事!”

李爽用力挤出一丝笑容说:“东哥,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。看见你能来我真高兴!”“东哥,你的脸怎么湿湿的,是哭了吗?我没事,别为我伤心。”“躺着床上不知道为什么,一闭上眼睛就想起和你在一起的日子。这段时间是我最开心的,从心里往外的开心。”“真想强子啊,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来呢?”“东哥,没有我在你的身边是不是世界安静了不少!”

谢文东没有说话,静静听着李爽说的每一句话。心里的疼痛感无法用言语来表达,他恨不得躺在床上的是自己,也不要是李爽。往事和李爽的一幕一幕在眼前浮现,难道那个整天在自己身边嘻嘻哈哈的小胖子真的要离开自己?!谢文东无法接受,也不会去接受。握住李爽的手,谢文东轻声说:“小爽,你不会有事的。你以后还要和我一起去打天下呢!这是你说的,男人是会守诺言的!你不是说最听我的话吗,我命令你不要离开我!”

李爽想对谢文东笑一笑,但是他没有力气,感觉身上好累,慢慢闭上了眼睛,眼角流出一滴眼泪。

谢文东没有松开李爽的手,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。

“无聊望见了犹豫,达到理想不太易,即使有信心,斗志却抑止,谁人定我去和留,定我心中的宇宙。。。”谢文东轻轻的哼着BEYOND的《不在犹豫》。这是李爽也是谢文东,高强等人最爱听的一首歌。

谢文东唱得很慢,也很轻,不知唱了多少遍,门口的护士走了进来,来到谢文东的身边轻声说:“你的朋友睡着了,不要在打扰他,让他好好休息一会。我相信他会好起来的!”护士把刚才的事情看在眼里,被谢文东和李爽之间的友情所感动,对谢文东的态度也比刚才好多了。

护士的声音把沉迷在回忆中的谢文东惊醒,发现身上的衣服被自己的泪水阴湿了一大片。谢文东对护士微微一笑,站起说:“刚才的事我向你道歉,你能告诉我我朋友的眼睛是怎么回事吗?”

护士说道:“那是因为失血过多的后遗症!过一阵就会没事的!”

谢文东听后长出了一口气,向护士说声谢谢。再深深看眼床上的李爽后,才转身走出病房。看着谢文东的背影,护士在心里补了一句,如果过一阵他还能活着!但是这话她没有对谢文东说。见到谢文东的样子,不想再给他加上更多的负担。

走在繁华的街道上,李爽苍白的面孔不时的浮现在谢文东的眼前,他也第一次对自己所走的道路产生了怀疑。自己只得路再怎么顺利,那也是一条黑路,是永远也见不得光的。今天躺在病床上的是李爽,明天就有可能是三眼,是高强,或许是自己。在这条路上,生命永远没有保障。为了自己的理想真的有必要让自己的兄弟拿着生命去冒险吗?谢文东不知道,也没有人会教他。自己的路只有自己去走。



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二十五章 局长

  谢文东回到鬼蜮,见大家都在,数百人在鬼蜮有些轰乱。谢文东来到场中喊道:“大家都回去休息吧!今天没有事了!”众人听谢文东这么说,犹豫了一会,然后向外走去。张研江与何浩然二人没有离开。

张研江来到谢文东身旁说:“东哥,爽哥现在怎么样了?”

谢文东摇摇头说:“不太好,没有度过危险期!”张研江低头说:“东哥,你说的话我想过,我怀疑一个人可能是内奸!”

谢文东一挑眉毛道:“谁?”张研江看了看周围,确定没有其他人后小声说:“水姐!”

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“东哥,我把事情从头到尾想了一遍。会里的兄弟现在正是团结的时候,他们不会出卖帮会,说难听点也没有机会出卖。因为当时大家都在一起,根本就没有人离开过。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水姐!我们离开鬼蜮后她完全有时间给镰刀帮的人通风报信。但是我还不知道她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。”

谢文东细细听他说了一遍后,感觉很道理。点点头说:“没有确实的证据之前先不要乱说出去。对了,张哥呢?”

张研江道:“出去拿钱和打听消息去了!”

谢文东哦了一声,走进一间单间,躺在沙发上,闭眼想着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做。张研江二人没有打扰谢文东,静静站这外面等着。到了晚上,三眼夹个纸兜回来,见张研江和何浩然还在,问道:“东哥回来了吗?”

何浩然点点头,指了指单间说:“回来了,在里面呢!”三眼走过去,敲敲门。“进来吧!”谢文东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。三眼听后推门进去。

“东哥,你让我办的事都办妥了,这是十万快钱。”说着,三眼把纸兜让在桌子上,然后从上衣兜里拿出一张纸条说:“这是市局局长家的地址!”

谢文东看看表,已经快晚上七点了,站起身把钱和纸条拿起对三眼说:“我去一趟局长家,想办法先把强子和十个兄弟放出来,你和兄弟们都老实待着,没有我的话谁都不许去找镰刀帮的麻烦!”

三眼听后点头称是,然后对谢文东说:“东哥,我和你一起去吧!”

谢文东摇摇头道:“不行,你去了不好。再说去人多更没有用。”说完,谢文东向外走去,按着刚才心里想的步骤一步一步走下去,镰刀帮的人早晚会用血来偿还他们所范下的错误。

首节上一节28/24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

上一篇: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

下一篇:女教师的课后辅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