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精品小说 > 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第31节

三眼冷冷道:“冯海,我兄弟身上挨了十七刀,我要让它在你身上翻对翻!”说完,大喊一声:“兄弟们,给我杀!”话音未落,从街道两旁的胡同里杀出无数手拿片刀的年轻人,没有废话,出来就向冯海等人杀去。

三眼两眼通红,不找别人,直奔冯海冲去。冯海知道中计,心里暗骂一句,婊子你敢骗我!以后让你好受。三眼没有给他细想的机会,抡刀向冯海劈去。冯海也不简单,轻松躲开,然后快速后退几步,拔出后腰上的片刀和三眼对拼在一起。三眼和冯海的实力相差无几,力气也差不多,但是三眼的气势却高出对方太多。一心想位李爽报仇的他几乎刀刀全力的向冯海劈去。冯海勉强抵挡了一阵,双手就被震得酸麻。到后来不敢硬接三眼的重刀,只好闪身躲避。

冯海下面的兄弟也不受,感觉对方这些人根本不是来打架的,而是来拼命的,每一刀都是下了死手,要是不甚被招呼上,不死也重伤。双方上百人在鬼蜮门前展开一次帮会间的大火拼,场地中刀光闪闪,不是有人哀号倒地。八米宽的街道被片片鲜血染红。

就在双方势均力敌的时候,远处飞奔过来一辆破旧的大解放汽车。大解放停在战场旁边,从上面下来四十多号也是黑布蒙嘴的年轻人,下车后抽出片刀杀向冯海的手下。

随着这伙人的加入,对方的力量逐步悬殊起来。冯海的手下不时有人被砍倒在地。后来这些人中,一个高个少年站在车上扫了战场一圈,看到和三眼激战的冯海,冰冷的眼神突的一亮。莫不做声跳下车拔出片刀,来冯海的身后猛的一刀。冯海和三眼激战正憨,没有看到后面的冷刀。高个少年这一刀,狠狠劈在冯海的背上,近两尺长深可达骨的大口子让冯海痛得‘哎呀’一声,来不急回头,斜着跳到一边。

伸手向后背一摸,整个后背都是血。冯海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,转身向八神跑去。三眼见不好,大喝一声:“拦住他!”接着战场上跑出俩人,拿刀挡住冯海的去路。冯海也红眼了,直着向两人冲去。那两人分别刺出一刀,冯海也够狠,没有停,只是身子微微一侧,一刀刺在他的肩膀,一个刺穿他小腹的皮肤。冯海一咬牙,抡刀划过二人的前胸。不管对放伤得重不重,推开胸口冒血的二人,夺路而逃。

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二十七章 血杀

 三眼对高个少年道:“强子,这里交给你了!”

少年哈哈一笑说:“三眼哥,别忘了给我留口气!”说完,挥手杀向冯海剩下的小弟们。刀光闪过,一人大叫倒地,一支胳膊被高强硬生生砍掉。

三眼带上两人追向受伤的冯海。现在的冯海,再没有刚来时的威风,如同丧家之犬奔向八神。在他心里还有最后一丝希望,就是快点赶到八神,里面有自己数十名兄弟呢!但是三眼不想给他这个希望,甩开两条长腿,从后面兜了上来。冯海听到背后有喘息声,回头一看,吓得魂魄升天了一半。只见三眼带着狞笑,以离他不到五米远的距离。

冯海回头时,没有注意脚下,被一块砖头拌个跟头。等他爬起来时,三眼以到他身后,一把把他衣服抓住,“我草你奶奶的逼!看你还往哪跑!”

三眼把手用力往回一拉,没有想到冯海滑头的很,顺势把衣服脱掉,抬腿接着跑。三眼没料到对方用这招,收力不住,‘噔噔!’倒退了数步。三眼气得大叫一声,又追了出去。

冯海被刚才那一吓,这回把吃奶的劲都用上了,身体的潜力也发挥到极限,三眼追了半天楞是没追上。

前方八神的牌子已经隐约可见,三眼急了,用尽浑身力量向前冲刺。冯海也是到了强弩之末,两人间的距离越来越小。等冯海终于跑到八神的门口时,三眼也赶了上来,运起全身的力气,一刀向冯海劈去,刀身带着呼啸声砸向对方。冯海知道躲不过,大喊一声,举刀硬接了三眼这一击。‘咔~~’刀与刀相撞,发出一声巨响。三眼这势大力沉的一刀,竟把冯海的刀一分为二,强大的冲力把他直接撞进了八神。

冯海先是一惊,接着一喜,毕竟他终于进了八神。趴在地上,冯海没有爬起来的力量,嘴里大声喊:“兄弟们,给我杀了外面的混蛋!”

从傍边过了两人,把冯海拉起来,后者没有理二人的好心,一推两人,说道:“草,我的话你没听见啊!?去把外面那小子杀了!”

“你认为他们会听你的吗?”一个冰冷的声音从迪厅大厅深处传出。冯海吃了一惊,心想帮会里的人没有敢这么对自己说话的。抬头望过去,一个少年坐在他常坐的沙发上,身上穿着校服,一双细长的眼睛透出寒光射在自己的身上。他的周围也站满了人。冯海心一凉,冷汗从脑门滑落,颤声问:“你。。。你是什么人?”

那少年缓缓说:“谢,文,东!”

冯海听后脑袋嗡了一声,他知道文东会的老大就叫做谢文东,既然他在这里,看来自己留在八神的人全完了,自己落入他手中身家性命也难保。想到这里,‘扑通’冯海两腿一软,跪在地上,鼻涕眼泪一起流出来,说道:“东哥,这次你就原谅我吧,我下回再也不敢和你为敌了。你原谅我吧!”

谢文东冷冷的看着冯海,面无表情说:“你范得过错无可原谅!”这时,三眼也从外面走了进来,来到冯海身后,一脚将其踢倒,说道:“你还记得我说的话吗!我兄弟身上的十七刀要在你身上对翻!”说着,开山刀在冯海的后背上又添了一条伤口。

冯海痛的心缩成一团,差点晕道,连滚带趴向一边躲去,嘴没停着,大喊:“东哥,我错了,别杀我啊!”在他心里,还希望会有一丝希望。

三眼哼了一声,“该是你还债的时候了!”三眼用刀翘着两边的桌子,漫步向冯海走去。‘啪!啪!’刀与桌子撞击发出的声音,象一把重锤一下下砸在冯海的心里,他只有不停的想前爬。谢文东手下的兄弟把场地围成一圈,每当冯海爬到自己的眼前就会一脚把他踢开。

“第二十一刀!”三眼数着在冯海身上划过的伤口,而后者还在场地中尽力的爬着,身上的血滴得满地都是,但他不敢停下,因为三眼的刀就在他身后,只要一停,开山刀又会落在他的身上。

三眼尽量控制自己的力度,不打算让他死得太快。当三眼砍到地三十五刀的时候,高强进了迪厅,看见地上的冯海,脸上露出笑容,说道:“三眼哥,等会留给我!”说完,向谢文东走过去说道:“东哥,外面的小虾米都清理干净了,没跑几个!”

谢文东点点头,站起身来到冯海的面前,用脚踢了踢他脑袋,说道:“冯海,我问你上回给你报信的是水姐吧?!”

这时的冯海早以神志不清,听了谢文东的话点点头后,接着向前爬。高强过来一脚把他踢翻,疯海躺在地上翻翻身,最后以没有力气再爬起来。

谢文东蹲下看着冯海说:“她为什么要给你报信。你们有什么关系?”

冯海眼神涣散,喃喃说:“因为。。。我用她的。。。裸体照威。。威胁她!求求你。。。。。杀。。我。。。。”谢文东鄙视得看了他一眼,对高强说:“交给你了!”

高强脸上露出残酷的狞笑,抓起冯海的头发说:“怎么?你现在想死了。放心,你不会死得那么快!”

谢文东走出八神,耳朵里隐约传来迪厅里冯海的惨叫声。寒冷的夜风轻轻吹过谢文东的身子,忍不住打个冷战。李爽的仇抱了,但是想起冯海的眼神,谢文东心里找不到一丝高兴。有的只是一种莫名的悲哀。不是因为生死两难的冯海,也不是因为重伤的李爽。他是为自己感到悲哀,一种沦落的悲哀!现在的自己又和野兽有什么分别?!甚至更加残忍,用着一切能用的手段折磨着同类。

谢文东用力摇摇头,把他认为无聊的想法甩出脑外。心里对自己说,我没有错,我这么做是在保护自己,保护自己的朋友,保护自己的兄弟。也为了自己心中的理想。

谢文东想起李爽虚弱的笑脸,三眼热血的泪水,他们同样也是为了心中的理想才跟在自己的身边,甚至能牺牲自己的生命。自己心中的理想再也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了,因为它被周围的所有人期待着。想到这里,谢文东坚定的望向远方,天色虽是黑茫茫一片,但是他知道,黎明的曙光终究是会来临的。

第二天,冯海的尸体被发现,身上放有一张黑色卡片,正中一个血红的‘杀’字。经检查,身上有五十一处伤口,而致命处是刺穿心脏的一刀。对这起案件,警方很重视,着手调查。

谢文东从冯海的嘴里知道是水姐告密,但她也是出于无奈。三眼拿着底片交给水姐,没有说什么。但水姐却是泪留满面。对谢文东讲述当初的经过。原来水姐和冯海是在舞厅中认识的,聊起来很投缘,把对方当成了知己。没有想到在两人在一次喝酒中,冯海趁水姐不注意的时候在她酒里下了迷药。然后把昏迷不醒的水姐带到一家小旅馆,强奸之后又拍了裸照。以后疯海经常拿这些照片威胁水姐,这次也是一样。谢文东等人没有惩罚水姐,一是同情她,最主要水姐是鬼蜮的老板,不想断了自己的这条财路。

谢文东经过高强这件事后,明白了一个道理,黑白原来是可以相交的。在黑道上混,没有白道的支持永远也成不了气候。当天晚上,谢文东带着高强以道谢的名义又来到陈局长家。谢文东见了陈局长后首先赔礼,对上次自己不礼貌的行为道歉。

陈局长笑说:“算了,年轻人嘛,做事总会冲动的!”

谢文东又客气了几句,然后指了指高强说:“陈局,这就是我那被抓的兄弟。这事多亏你了!”陈局长看看高强,说:“小伙子很精神嘛!”然后转头对谢文东说:“我的经验告诉我,你这次来还是有事吧?!”

谢文东心里暗赞一声,厉害!笑说:“陈局果然好眼力,一眼就被你看透了,我这次来确实还有一事相求!”

“你还有什么事?”

“我希望陈局以后能对文东会的事,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!”说着,谢文东从怀里拿出一个纸袋,里面鼓鼓的,放在茶几上接着说:“当然,我们也不会让陈局白帮忙的,这里有一点小意思还请收下。”

陈局长看了看茶几上的纸袋,顿了顿说:“其实我是很愿意帮你们年轻人的,但是我下面还有几个副局对我这个位置虎视眈眈,放你朋友这件事情以被他们抓住小辫子了,只怕以后。。。。。”他自己不是不爱钱,可是乌纱帽没了,谁还能给他送钱。

谢文东想了想,说道:“这个好办,你把和你作对人的名字地址写在纸上,我找人和他们‘谈’,保证以后他们决不会再找你的麻烦!”

陈局长听了心中一喜,面上却为难道:“他们也算是我多年的同志,你不会把他们怎么样吧?!他们出了事会有人怀疑到我身上的!”

谢文东怎会不明白他的意思,笑道:“当然不会,而且这事和陈局你没有一点关系!是我和他们之间的私事。”

陈局长点点头说:“行,小伙子年纪不打,但却很聪明。那么文东会是在哪片?”

“在边南!”

‘哦’,陈局长把心放下,边南远离市中心,没在市委的眼皮底下就好办,说道:“我会和那里的所长打招呼的,但是有一点,你们也不能闹得太过分,不然我也不好说话!”

谢文东微笑道:“这点请陈局放心,我们自己会小心的。”陈局长看看茶几上的纸袋,说道:“那好吧,这钱我就收下了,呵呵!”谢文东和高强相视一笑,心中暗乐。

谢文东站起身告辞:“那么陈局,我们也不打扰了。以后有事免不了麻烦你呢!”陈局长也站起来,客气几句。等谢文东二人走后,赶快打开钱袋,里面是二十沓百元钞票,陈局长点点头想,看来自己以后是不会缺钱了。

谢文东和高强走出局长家后,高强说道:“东哥,就这样这个局长以后就会帮我们了?”谢文东笑说:“恩,一定会的。”说着,从口袋里拿出一抬袖珍录音机,说道:“等到了关键时刻他不想帮忙都不行,因为他的乌纱帽掌握在我们的手里!”

首节上一节31/24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

上一篇: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

下一篇:女教师的课后辅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