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精品小说 > 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第35节

黄发青年被说得楞了楞,看看对方就两人,轻视说:“草你妈,你算是哪根葱。谁没系腰带咋把你露出来了,滚开!”

高个青年没等他说完,一拳打在黄发青年的嘴上,紧接着一脚踢在他的脖子上,把他放倒。黄发青年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,只觉脸上一痛,然后自己就摔在地上,眼前一片金星闪烁。好一会,他才反映过来,坐在地上摸摸嘴,掉了两颗门牙,气得黄发青年怪叫一声说:“草你妈的逼,兄弟们给我揍他!”

没用他说完,旁边的人已经上了,四个混混对上两个后来的青年,六人混战在一起。三个女孩被放开后,站在一边,一个穿白毛衣的女孩见黄发青年坐在地上还没有清醒,拉了拉旁边二人,向地上弩弩嘴,另两个女孩马上明白她的意思。三人默不做声来到黄发青年身后,互视一眼,然后一起抬脚用力向他踢去。

几个女孩穿得都是尖头皮鞋,加上用足全力,顿时就把黄毛青年踢到,痛得他躺在地上直哼哼,大声喊:“兄弟们,过来一个帮我,哎呀!”三个女孩不一不饶,上前又是狠踢。

和后来两个青年打成一团的四个混混,听见他的叫声,本想过去帮忙,但却被那二人缠住。一个混混听见叫声,略微分心,肚子被高个青年踢个正着。感觉肚子如同被汽车撞了一般,痛得他满地打滚。

见同伴倒下一个,剩下的三个混混急了,一个拿起个啤酒瓶用力向对方砸去。高个青年躲闪不急,啤酒瓶在青年的脑门炸开。瞬时,青年额头流出血来弄得满脸都是。他的同伴见状大声说:“刘波!你怎么样?”

叫刘波的青年把脸上的血一摸,两眼通红盯着仍酒瓶的混混。那混混吓得妈呀一声,转身就跑。几步跑到谢文东和李爽坐得地方。李爽见了心里暗笑,还好给我留下一个,正好在女孩面前显示一下我的威风。想罢,李爽‘哎’的大叫一声,拦着混混的去路。声音之大,把坐在旁边的谢文东也吓了一跳。

李爽没有停,一手抓那人的脖领,一手抓他的腰带,双膀用力,把那人举过头顶,横着就给仍了回去。那混混在空中惨叫一声,最后摔在刘波的脚下。他刚要起身,刘波用手把他头按住,抡拳打在混混胸口。只听‘喀嚓’一声,混混的肋骨折了两跟,倒地不起。

刘波感激的看看李爽,后者点点头咧嘴向他笑了笑。这时,从外面进来十多名大汉,为首是一人中等身材,年纪在不到四十岁,留着小胡子。进到舞厅后大声问:“这里是怎么了?”

这时,服务生急忙跑过来说道:“洪哥,有人在场子里打架!”

李爽坐下来,低头对谢文东说:“东哥,看来此人就是张洪了!”谢文东点点头,此人长相和外界描述得差不多,而且酒保还叫他洪哥,十有八九不会错。

被酒保叫做洪哥的中年人眼睛巡视四周,看见场中的几个青年人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但仍明知顾问道:“是谁敢在我张洪的场子闹事,给我站出来!”

那几个混混听他说叫张洪,顿时身子发软,跪在地上大声说:“洪哥,我们。。。我们不知道这是你的场子,下回不敢了!饶了我们这一次吧!”

张洪嘿嘿一笑,知道这几个都是小混混,没什么背景,自己也不用怕他们报复,对身后人说:“去,把这几个人给我拉出去,每人打断一条腿,算是给他们给教训!”刚说完,张洪身后上来一帮人,不容分说把五个混混和后来的刘波二人抓住向外拉。刘波急了,大声说:“我是因为救人才打得架,你们还讲不讲理?”

张洪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,说道:“你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原因,在我的场子打架就得受到处罚!”

刘波想挣脱,但是胳膊被两个大汉牢牢把住,动瘫不得。

这时,谢文东站起身说道:“等等!”

张洪奇怪得看了看谢文东,见是个年纪不大的少年,挑眉说道:“你有什么事?”

“我希望你把这两人放了。”谢文东说着,用手指了指刘波二人。旁边的三个女孩也跟着说:“是啊,他俩是为了救我们才打架的!”

见有人对自己的话提出质疑,张洪面带怒色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敢这么和我说话,滚一边去!”

谢文东哈哈一笑道:“洪哥果然是斧头帮出身,连说话都这么硬气,做为一方的老大,何必和几个年轻人计较!传出去也不大好。”谢文东话说得很轻松,但是听得人却很奇怪,因为他的年龄和他说的话不成比例。三个女孩也惊讶的看着谢文东,心里猜想这个象上学生的少年会是什么人?

谢文东这番话,软中有硬,张洪脸色微变问道:“你究竟是谁?”

谢文东笑而不语,李爽大声说:“你有没有听说文东会?”

张洪疑问道:“你们是文东会的。。。?”

李爽肯定的点点头,说道:“请你老大给个面子,把这两个兄弟放了。其他的人随你处置我们管不着!”

张洪低头沉思,只听到对方是文东会的就把人放了,自己很难下台,传到外面会被人以为自己胆小。可是要真的不放人又得罪了文东会。张洪的地盘和文东会相交,双方虽没有往来,但是他对文东会的势力很了解。特别是昨天青帮以传布和文东会结盟,那就更不是张洪能惹得起的!

谢文东见张洪左右为难,而且自己现在还不想这么快和他发生冲突,对李爽使个眼神。李爽明白,倒了一杯酒对张洪说:“洪哥,我替这两位给你陪个不是,先干为敬!”说完,把一杯酒喝得干净。

黑道讲究的就是一个面子,张洪本就是一个胆小之人,不愿得罪文东会,见对方这样,也就顺水推舟道:“好,既然兄弟如此,那我要不放人就太不够意思了。”然后对手下说:“把这两个兄弟放了!”

刘波二人长出一口气,对谢文东和李爽二人道谢。三个女孩知道谢文东和李爽原来是文东会的才恍然大悟,难怪这两人低气十足。

谢文东虽和张洪刚见面,但对他以有一定的了解,结论是此人吃软怕硬,难成气候!对张洪点点头,说道:“多谢洪哥,那我们也不打扰了!”

张洪呵呵一笑说:“兄弟客气了!回去替我向你们老大问好!”

李爽听了差点笑出来,谢文东点头致意带着刘波二人向外走。李爽回头对三个女孩招招手,女孩明白得跟了出来。

“小兄弟,这回多谢你了!”刘波出来后,擦擦额头的血对谢文东道谢。

谢文东说道:“听你的口音,你不是本地人吧?”

刘波点点头说:“我家在离J市不远的农村,来这里找工作!”

谢文东见他额头还在流血,说道:“我看你现在还是去医院吧,要是破伤风就麻烦了!”和刘波一起的那人也说道:“是啊刘波,我带你去医院看看!”



第二卷 少年激战 第四章 军队

 刘波呵呵一笑说:“没事,这点伤算什么,当初当兵时受得伤比这重多了也没进过医院!”

谢文东暗中佩服他,心想这人不只仗义,还是条硬汉,说道:“这样吧,我看你们不如到我那里坐坐,交个朋友怎么样?”

刘波爽快的答应了。谢文东几人拦了一辆的士,上车后唯有李爽还在外面和三个女孩手舞足蹈聊着什么。谢文东大喊:“小爽,上车了!”听见谢文东的喊声,李爽这才恋恋不舍走过来。

谢文东笑说道:“你可真有出息!”“我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几人在车上聊天,谢文东知道高个的青年叫刘波,同伴叫姜森。二人都是退伍军人,同住一个村里。从部队复员后,由于没钱又没有门路,迟迟分不到工作。这几天刘波和姜森再家实在呆不住了,就决定来J市碰碰运气,找了三天也没有一个合适的工作。今天两人心情郁闷,到东升喝酒消愁,没想到就遇见这事。刘波二人都当过兵,对混混的行为看不过才出手救了三个女孩。

李爽和刘波很投缘,两人的性格都很直爽,坐在车上天南地北的聊着。谢文东在旁静静的听他们谈话,心中另有打算。的士很快到了鬼蜮,四人下车走进迪厅。

谢文东带他们进入一个单间,找个兄弟把刘波头上的伤口简单处理一下。一会,鬼蜮的服务生把酒端上来。谢文东问道:“刘波,你俩在J市还准备呆多久?”

刘波听了叹口气,说道:“还能呆多久,找不到工作,带来的钱这几天花得也差不多了。本以为能到J市找个工作,赚点钱养家,现在看来只好回家种地了!”

李爽听了不以为然,大声道:“男子汉大丈夫,年轻时不拼搏要等到什么时候拼。刘大哥,你说这话太没出息!”

刘波拿起桌上的酒倒了一杯,一口喝掉,摇头说:“我也想拼搏,可是这里我一个人都不认识。连到饭店端盘子人家都要本地户口的,你说我咋办?不回家种地在这得他妈的饿死!”

李爽听了拍拍刘波肩膀,对他很同情,转头看向谢文东。他的意思谢文东哪能不明白,而他自己也确有心拉拢这二人,对刘波说道:“刘波,如果你不嫌弃就留在我这里干吧!我需要你这样的人才!”

刘波微楞:“跟你?让我跟个学生做跟班?”刘波在谢文东和张洪谈话时知道他是什么文东会的,好象还是一个很大的帮会,但不管怎么看谢文东都象是个学生。

首节上一节35/24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

上一篇: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

下一篇:女教师的课后辅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