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精品小说 > 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第37节

第二卷 少年激战 第五章 闪击

 刘波摇摇头,笑说:“我不会,但是这小子会!”说完一指姜森道:“因为他就是侦察兵出身!哈哈!”

谢文东喜道:“那好,姜森,以后你单独训练暗里面的兄弟。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!”

姜森想了想说:“侦察兵除了体能过人以外还需要有机敏头脑的人,最主要是能吃得了这份苦,一般人是受不了的!”

谢文东说道:“恩,人由你来挑,暗里不合格的人你有权筛掉,并且可以从其他堂里选人!”

姜森见谢文东如此重视自己,心中欢喜,点头答应。从此,谢文东把文东会的暗改名为暗组。里面的成员一律有姜森挑选和训练。到后来,文东会的暗组一分为二,其中的血杀更是威慑黑白两道,是现在谢文东没有想到的。

以后一个月里,文东会在J市黑道大势宣扬贺学庸和猛虎帮暗中勾结。黑道消息散广速度之快另人咋舌,不出三天,全市帮会大多都知道了这个消息。而且越传越离谱,刚开始时,只是说暗中勾结,到后来又传出两个帮会已经联盟,再后来又说猛虎帮与贺学庸势力合并了。。。。。。很快贺学庸到成了J市出名的人物,只是谈论起他时,一般人们都会咬牙!

而文东会在这一个月里,加紧训练。每天早晨都是先跑五公里,还有各种体能练习,而后刘波教大家军旅拳。姜森下面的人要痛苦的多。每天不但必跑五公里以外,还要到郊区练枪,在野外生存,学习各种打斗技巧等。一个月下来,文东会下面的兄弟在体能和打斗技巧上都有质的飞跃,而且还培养出其他帮会所不具备的正规军人般的纪律性。

谢文东在这段时间除了和姜森一起练习外,又先后从青帮及其他小帮会购买了二十把AK47,加上以前从青帮购买的四十把一律分到各个堂口。同时派人暗中观察贺学庸的生活规律。

九六年一月底,中国的传统节日春节就快到了,家家张灯节采,喜气洋洋。街道上不时传来孩子们放鞭炮的声音,吓得路上行人分分躲避,却引来孩子们天真的笑声。

谢文东一人坐在鬼蜮的单间里,闭目靠在沙发上沉思,考虑一会将要开始的行动。不知不觉想到这一年来自己的经历。从一个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变成现在这个威震边南的老大,期间的过程如同在梦中。我想要什么?谢文东问过自己很多遍,以前在他脑里只有模糊的概念。但随着文东会一天天的强大,一个词在他脑海里已经逐步明确,那就是征服!以前的几个月里,文东会在边南每吞并一个帮会,谢文东都感觉到一种快感,一种过普通人无法经历的快感。他想到这里,呵呵笑了起来,暗骂自己真是天生的坏蛋!

不知过了多久,谢文东从沙发上站起,长长出了口气,打开单间的门走了出去。门口早以站满了文东会的帮众,帮会的主干更是一个不少。见谢文东出来,一起弯腰齐道:“东哥!”

谢文东看看大家,说道:“现在大家都去按计划行动!八点准时动手!”

“是!东哥!”众人就等谢文东这句话,听完纷纷带领属下向贺学庸的地盘赶去。唯一没有走的是张研江,执法堂在这次行动中的任务是保护谢文东。

这次行动由虎堂,豹堂,暗组偷袭贺学庸的七间舞场,谢文东,龙堂,执法堂攻击贺学庸的所在地~北方宾馆,宾馆只是个牌子,实际那里是一坐秘密赌场。

谢文东对张研江说:“研江,晚上七点对外宣布文东会向贺学庸开战!”“是,东哥!”张研江点头答应。

谢文东看看表,现在是下午五点。转身回到单间拿出手机给高震打个电话,两人大概谈了十分钟。张研江在外面站着,虽没听见两人谈话的内容,但根据谢文东的表情,结果应该是很满意的。谢文东打完电话后,躺在沙发上假睡。张研江不敢打扰,站在门口静静等候。

晚七点,文东会传出消息,对贺学庸宣战。七点十分,青帮老大高震在帮会两位长老的强烈反对下对外宣布,青帮正式向猛虎帮宣战。

七点三十,谢文东和张研江带领执法堂五十号人从鬼蜮出来,外面停着数量面包车。谢文东等人坐车直奔市南最大的地下赌场~北方宾馆。

里面的赌场是贺学庸开设,赌具应有尽有,赌博类别也繁多,而且这里又很安全,在全市都享有盛名。赌场全天开放,客人更是长年不断。贺学庸很看重这里,晚上一般都会到赌场里坐坐。这也是谢文东等人到这里的原因。

二十分钟后,面包车在离北方宾馆不远的阴暗胡同里停下。胡同深处早站满了人,三眼及龙堂兄弟在这里等候多时。见谢文东车到了,三眼眼睛一亮,跑了过去。

谢文东从车上下来,对三眼点点头说:“都安排好了吗?”

三眼低声说:“兄弟们后准备好了。”谢文东听后想了想说:“那好!可以行动了!”

三眼和张研江互看一眼,没有说话,众人纷纷从口袋里拿出黑布把嘴蒙上。三眼二人带领龙堂和执法堂尽二百人,冲向北方宾馆。谢文东从新上了面包车,让司机在赌城门口停下。谢文东坐在车里,脸上挂着微笑,从后腰上拿出一把八寸长的匕首在手中把玩,并对司机说:“给其他兄弟打电话,开始行动!”

司机答应一声,拿起手机拨打号码。。。。。。。

三眼一马当先冲进北方宾馆,刚进大厅,门口的警卫见有人突然闯入,跑过来大声问:“喂!干什么的?”三眼没有说话,知道这些人都是贺学庸的手下,不用和他们客气。跑到警卫近前,眼睛眯着眼睛说:“我干你妈!”说着,三眼一手搂住他人的脖子,一手迅速拔刀狠刺在警卫的小腹。刀还是三眼以前用的那把开山刀,鲜血从刀身的血槽里喷出来。警卫惨叫一声,抓着三眼的衣服不敢相信的瞪着双眼。

三眼没停留,抬脚踢开将死的警卫继续向前跑。那人死前的叫声惊动其他警卫,从大厅的侧门里跑出十多个衣衫不整的年轻人。还没有反映是怎么回事,三眼带着龙堂的兄弟已经杀到。低吼一声,三眼反手握刀,刀光在空中闪过,两个警卫胸前顿时开了一道半尺长的口子。两人张着嘴,惨叫声还没有发出,三眼快速回刀割破划过二人的咽喉。张研江在后面看了暗暗点头,三眼的搏斗技巧在长时间的实战磨练中,现在以达到令人咋舌的地步。张研江低哼了一声,不愿落后,跟着三眼杀了上去。

三眼走在前面,挥舞手中的开山刀,不时有人应声倒地。不理倒地之人,三眼冲进有警卫出来的房间。里面有个浑身赤裸,身材高大的年轻人正压在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身上来回抽动,看来外面的嘈杂声没有影响到他的‘性’致。旁边还有五六个一丝不挂的女人。三眼嘴角挂笑走了过去。

旁边五六个女人突见一人浑身是血走了进来,‘啊~~~’惊叫一声。那年轻人终于感觉到不对,迅速从女人身上爬起,在枕头下摸出一把五四。但他还是慢了,三眼两步穿到他的眼前,刀身直刺进他大张的嘴里。刀尖从那年轻人的后脑露出,鲜血从他的口中,后脑流到床上。他临死时都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突然杀进来,外面不是已经有十多个兄弟了吗?

旁边的女人哪见过这样血腥的场面,几人吓成了一团,大声尖叫。这时,龙堂的几个兄弟听见叫声跑进来,先是一楞,然后问三眼:“三眼哥,这几个女人。。。。?”

三眼面容冷酷,知道这几个女人留不得,自己没有多余的人力来看管她们,咬咬牙道:“杀!”说完走了出去,房里传出女人死亡前的惨叫声。大厅里,十多个警卫以全被砍倒。张研江正带领兄弟打扫战场了,把十多个不知死活的警卫拉到卫生间里,地上的血迹略微清理几下。

三眼低声说:“研江,后门交给你了!”张研江点头:“放心吧,贺学庸跑不了!”

三眼呵呵一笑,带着龙堂兄弟向楼上走。大厅里的战斗太快了,只是传出几声惨叫,一切又都恢复了平静。上了二楼,三眼走在最前面。一个屋里传出说话声。“哎!我刚才好象听见一楼有叫声!”

“草,别鸡巴疑神疑鬼的,下面有陈哥看着你怕啥!快出牌!”

“别胡闹,我好象真的听见叫声,拿家伙出去看看!”“真他妈的麻烦,。。。。。。”

三眼看看后面的兄弟,向传出声音房间的打个手势。众人明白,散在房间门口左右。不一会,房门打开,从里面走出几人。刚出来突见门口站着都是黑布蒙嘴的人,不觉一楞,一人没反映过来,疑问道:“你们这是。。。。。。”

下面的话没等他说完,左右的人一拥而上,把几人砍倒在地,接着冲进房间里。里面还有十多人,知道不好,纷纷拿起家伙和龙堂众人打在一起。由于房间里狭窄,龙堂人多的优势无法发挥,只能和对方单对单作战。这时,刘波这阵的训练效果表现出来。龙堂的兄弟不管是力量上还是技巧上都占了绝对上风,没到半分钟,房里贺学庸的手下以有数人被砍到。一个象是这些人里领头的,躲到墙角处,慌张的从口袋里拿出手机,给贺学庸打电话。“大哥,不好了,有人来偷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刚说到这里,一个龙堂的兄弟冲过来,一刀把他手砍掉,接在把仍被断手紧抓的电话踩个稀碎。那人痛得大叫一声,倒地拼命的嚎叫,旁边龙堂兄弟在他胸口恨刺一刀,‘仁慈’的结束了他的痛苦。

虽然电话被打断,但是贺学庸还是收到了。他不是傻子,马上知道是怎么回事,猜想一定是有人来偷袭。赶快给其他场子的兄弟打电话,想让他们过来帮忙。可是打了半天没有一人接电话。隐约中贺学庸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如果正常的情况下,他的手下会很快接电话的。而现在他给七个场子打电话,没有一人接听,除非。。。。。贺学庸不敢想下去,拉上所有手下从三楼赶了下来。

在楼梯之间,正好和三眼带领的龙堂相遇。双方在楼梯道内展开肉搏战。三眼挥舞手中开山刀和贺学庸战在一起。贺学庸几次想拔枪但都被三眼打断。激战了一会,贺学庸见对方人数太多领着手下不得不退回三楼。三眼带人刚想追,贺学庸的手下到出空,纷纷拿起枪向楼下扫射,龙堂顿时有七八人倒地不起。

宾馆里的客人刚才听见惨叫声,吓得没敢出屋,现在又听见连续的枪声,更是吓得躲到房间里不敢出来,纷纷拿起电话报警。

三眼等人连滚带爬退了回来,看见倒在楼梯上的兄弟,大骂一声。现在偷袭已经暴露,不用在隐藏。三眼和手下十多名兄弟拿出枪向三楼还击,双方形成短时间的对峙,子弹在二楼到三楼的楼梯内穿梭。三眼急得眼睛通红,可是对方火力太猛,要是这样冲上去只有送死。而贺学庸更急,自己下面七个场子凶多吉少,自己被人逼在三楼,情况危机。从口袋里拿出手机,迅速给猛虎帮打个电话。“喂!郑哥!我是贺学庸,我被人偷袭,你们快来救我!”

“什么?你们被青帮偷袭,没有多余的人手!?”“我草你奶奶个逼,平时和我称兄道弟,关键时就他妈的成了乌龟了!”贺学庸气的把电话摔个粉碎,向手下大声说:“兄弟们,给我狠狠打,这次能活着出去我给你们每人十万!”听了他这话,手下的兄弟果然兴奋起来,三十多人开枪齐向楼下射击。

三眼见兄弟们被压制在墙角,对放火力太猛,连露个头都会很危险,急得满闹门汗。不知什么时候,张研江来到三眼身后,拍拍他肩膀。三眼吓了一跳,回头见张研江大声道:“你怎么上来了,你不是守后门吗?”张研江笑呵呵是说:“我看老鬼跑不后门了!来,用这个!”说着,手里拿出两个手雷。

“这是。。。。?”三眼惊讶得看着张研江,他知道这手雷是上回抢来那一批军火里的,但东哥一直没让用。

张研江看了看三楼的情况,小声说:“我就怕今天会出现这种情况,所以特意向东哥要了两个!放心吧,这不是我偷拿的!”

三眼老脸一红,嘟囔说:“我也没说是你偷拿的!。。。”接过张研江手里的手雷,虽是第一次用,但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。把保险拉开,三眼对大家笑笑,挥手向楼梯的墙壁仍去,手雷撞在墙上反弹到三楼。三楼发出一阵惊呼声,接着是一声震而欲聋的爆炸声,三眼感觉脚下的地面都是一震,楼中飞扬着硝烟。贺学庸所在的三楼也停止了开火。

第二卷 少年激战 第六章 打虎

 三眼见了大喜,把剩下的一颗手雷仍给张研江,自己最先冲了上去,龙堂的兄弟随后跟了上来。三眼一手拿刀,一手握枪,杀上三楼。贺学庸的手下被三眼突然的一颗手雷炸得晕头转向,刚有些反映过来三眼等人已经杀到眼前。这时贺学庸的手下以无心在战,吓得四散奔逃。贺学庸看着这些慌张的手下,默默无语,傻呆呆坐在地上。

三眼来到贺学庸近前,一脚踢掉他手里的枪,然后握枪顶住他的脑袋说:“贺学庸,你输了!”。贺学庸突然抬头问:“你们是谁?让我死得明白点!”

首节上一节37/24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

上一篇: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

下一篇:女教师的课后辅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