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精品小说 > 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第55节

号令群雄,

谁敢不从!

谢文东:我不是英雄,我是坏蛋!但我保证,总有一天我要成为中国的地下皇帝!



(完)

谢文东少年激战就写到这里,中学时代是他人生的转变,至于到大学时代将真正成为他的发展时期。

H市,H省的省城,城市极大。举个例子说,H市的一个区要比整个J市市区还要大。这里,随着全国有名的黑社会头子,曾被政府支持过的四爷,被国家枪毙后,H市黑道没有了制约,极是混乱,外来势力和本地势力错中复杂。俄罗斯的猛虎帮总部设立在这,日本军方左倾势力秘密支持的神秘组织~魂组也设立在这里,还有本地大小不一的帮会。

谢文东要如何应付,是否能在这里称霸,我不知道,剧情没有设计好呢!哈哈~~~

(这里提一下这位四爷吧,我想东北的朋友对这个人应该不会很陌生,他的事曾被拍成电视剧,好象是叫《大桥下的枪声》,时间太久我有些记不清了。有很多人都流传这位四爷没有死,曾在哪哪哪看见过,不知是真是假,反正他绝对是个传奇人物。为什么国家会枪毙他?哈哈~~原因有些传奇,也有些可笑,说出来怕大家不相信,所以就不说了,而且对国家的负面影响太大,不能说!我也不想让《坏蛋》变成反动小说哦!)

写了这么多我看了都想笑,我写的是什么东西???现实+虚构=X希望大家喜欢吧!

第三卷 地下皇帝 第一章 开学

我非英雄,广目无双。

我本坏蛋,无限嚣张!

谢文东!一个只有十八岁的少年人,在J市创建的文东会短短三年内迅速崛起,先后平掉数个大帮会,并吞并了一些其他小帮会和曾经是三巨头之一的青帮,一跃成为J市黑道最大帮会。文东会的黑帖,别名血杀,威震一方,收贴之人无一能存活。

九八年八月,是H大开学的时间,谢文东由于帮会有事整整晚去了五天。

十九号中午,谢文东孤身一人站在H站前,看着拥挤的人群,来往的车辆,耸立的高楼,心里升起一阵激动。这里就是自己将要待四年的地方,一切都是那么陌生,但一切又很熟悉,和J市一样,都是一坐繁华的沙漠。谁知道四年后在这里称王的会是谁?!

谢文东坐的士到了H大。进到校园里转了一圈,令谢文东惊奇的是学校也是可以这么大的,这里不知道比谢文东所在的一中大了多少倍。

下午,谢文东寻问了尽一个小时,才在学校主楼找到自己班的导员。一个头发花白,中等身材,姓符的老人。

“你是谢文东啊,怎么才来,开学都五天了!”导员看着谢文东不满道。

十八岁的谢文东和以前没有太多变化,只是个子高了一些,勉强能到一米七五左右,这在东北只是中低等身材,相貌依然,谈不上帅,只算是清秀,最特别是他那狭长的眼睛,不时有流光闪过。男人看了会说那是冷光,女人见了多半会说是电光。

谢文东本身就有一种迷人的气质,不需要特意的表现,一举一动中自然流露。

听了导员的话,谢文东只是淡然道:“家里有些事情需要处理,请老师原谅!”

导员没再说什么,成教管理松懈,大家皆知,象他这样开学五天还没有来的学生有很多。导员让谢文东把学杂费交了,又花了一个小时时间办好各种手续。然后导员领着谢文东去了学生宿舍。

一路人两人边走边谈,导员很奇怪谢文东既然考上了法学院,为什么还到成教来。谢文东对此只是轻言代过,说在哪都一样,自己更喜欢成教的自由气息。导员听了摇头表示不理解。

到了学生宿舍后,导员领着谢文东找到一间只住了六人的寝室(八人满),向里面的人略微交代一下就离开了。寝室里以住了六个人,只有一个靠窗户的上铺是空闲,还有一个铺位上堆满了杂物。谢文东看看屋里的六个人,笑了笑向靠窗户的上铺走过去。

住在他下铺的人拿着水杯,最先说:“你叫什么,我叫张贴胜,是J市的,你呢?”

哦,有老乡啊!谢文东看看这人,带个大眼睛,梳个中分,不过长得很帅气,点头说:“我也是J市的,我叫谢文东!”

“哦,谢文东!什么?你是谢文东??”张贴胜刚开始还没有反映过来,猛的想起J市中学生的骄傲,在J市黑道称雄的人也叫谢文东,惊奇得看着他,暗说他俩不会是同一个人吧??!“你就是那个高中传奇人物——谢文东?!”

谢文东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接口说:“呵呵!我和他只是同名,但不是同一个人!”

张贴胜长出口气,有些失望说:“我说嘛。。。谢文东怎么能到这里来!”看见谢文东带笑的眼睛,又急忙道:“我不是说你啊,我说得是那个坐老大的谢文东!”

其他五人听张贴胜说得有意思,纷纷围过来问:“老大,讲讲吧,什么坐老大的谢文东啊?说来听听!”

张贴胜哈哈一笑,喝口水,开始讲起谢文东的传奇事迹。谢文东本人在一旁适当的补充几句。大家都是年轻人,很快聊得熟悉起来。其他五人也向谢文东做了自我介绍,大家根据各人的年龄排行。

老大就是谢文东的老乡,带着大眼睛的张贴胜;老二叫马文衡,身材个矮胖,和李爽有几分想象;老三叫张雪松,平头,一米七八的个头,W县人,高中时也是那里的打架专家;老四叫白明浩,SH市人,身高和老三差不多,但是要胖很多;老五叫才威,M市人,身高一米八二,典型的东北大汉;老六叫王青辉,S市人,就是谢文东搞到猎枪的那个地方。谢文东年纪最小,排在第七。

大家都很热情,见谢文东没带什么东西,拉着他出去买生活用品。H大对过就有两坐大商城,旁边的小摊更是不计其数。经过六人的介绍,谢文东大包小包买了一堆东西,在商场转了一圈,转眼掏出五百多快,谢文东暗暗心痛,这不是帮会的钱,是他临走时爸爸给的。

等东西都买齐全,以快到晚上,老四提议大家去饭店吃一顿,毕竟和谢文东头一天认识,要在一起过四年,互相之间联络感情最快捷的地点就是在酒桌上。

谢文东对此没有意见,说句:“我是最后来的,这顿饭我请客!”

众人听后欢呼一声,急忙帮着把谢文东买的东西送回寝室后,浩浩荡荡去了H大侧门的饭店。这里的东西不便宜,但也不太贵,谢文东感觉还算是实惠。七人喝了一箱啤酒,札脾喝了多少记不清了。只是后来回学校的时候都步履蹒跚,里倒歪斜的。最主要是,这顿饭吃完后大家都成哥们了。

成教的课程很少,一天只有两节到四节课。谢文东刚到,对环境还不是很了解,打算安安稳稳的过几天。

第二天一早,众人都在睡梦中时,老大最先醒过来,看看表,已经七点了,连忙从床上爬起,高呼:“时间到了,快起床!上课了!”

众人听到刺耳的噪音,纷纷转个身,被子一蒙继续呼呼大睡。老大暗说,这是你们逼我的!嘿嘿一笑,一手拿个铁盆(老四的),一手拿个鞋刷子。

‘当!当当!!。。。’破罗声响起,老大在寝室里来回走,撤脖子喊:“起床了,起床了!”

“该死!”谢文东头发凌乱的坐起来,昨晚酒喝得太多,现在还有阵阵头痛,目光呆滞的看着在下面手舞足蹈的老大。唉!过了五分钟,谢文东终于清醒过来,叹口气,然后以最快的速度下床、洗涑、穿衣。其他人在这种噪音下也纷纷投降起床。

吃过早饭,众人来到教室,里面以坐了不下百人,位置随便坐,谢文东等人在后面找排座位坐下。上课铃响后,老师咳了一声,开始讲课。

这节课是民法,老师是个年纪不大的青年人,讲课很风趣,他本身就是律师,讲起法条来加个很多有趣的实例,让刻板的东西变得生动得多。当然,他一节课的所得也是不低的,一百元人民币!

上课后,老四的眼睛一直在向前面左瞧右望。老三见了奇怪问:“老四,找什么呢?有宝啊。。。”

“草,你真笨,看看咱班有没有漂亮的女生嘛!”

“哦!光看后面就能看出这人好不好看??”

“这就要看眼光了。你怎么样我不知道,但我的眼光我有自信,绝不会漏掉‘一条鱼’!”

过了一会,老四指着前面,小声说:“看,快看!前面数第三排那个女生怎么样??光看后面就知道是个美女了!嘿嘿!”

众人顺着他的指的方向望过去,纷纷点头。谢文东觉的好笑,看过去,老四指得是一个穿白衣的女孩,虽看不见正面,但是一头乌黑顺滑的绣发确能让人想入菲菲。

首节上一节55/24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

上一篇: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

下一篇:女教师的课后辅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