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精品小说 > 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第71节

H市黑道到是没有几个同情王国华的,黑吃黑是被黑道所痛恨的,暗骂王国华丢了H市黑道的脸,死了也活该。

此事没有一个人怀疑到谢文东身上。

从头到尾谢文东一直在告诉王国华此事关系身家性命,千万要保密,不能让任何一个人知道。而王国华也确实觉得谢文东说的有道理,从没对任何人谈起。直动行动当天,王国华才把此次行动告诉了十几个和他一起去的心腹。结果这些人都永远也说不出这个秘密了。

这件事可以说是谢文东从头到尾一直都算计其中,把握得毫无漏洞,而且最终还和金三角拉上了关系,找到货源。没有让任何人怀疑的杀死王国华。

当王国华出殡那天,谢文东也去参加。王国华的老婆对谢文东还有印象,依稀记得他和自己丈夫是好朋友,曾送过喝醉的丈夫回家,与自己聊了很久。当在火葬场进行遗体最后道别时,谢文东伏棺流泪,大呼:王兄死的冤枉啊,兄弟定会为你报仇。

虽说没有人相信这个年轻人真的能为王国华报得了仇,但是见他痛苦哀叹的样子,都忍不住落下眼泪,王国华的手下知道谢文东这个人,虽老大跟他认识没两天,但两人平时确实很亲近,没有感觉到谢文东悲伤的有些过份,好心的把他拉起,劝道:“谢兄弟,算了吧!你就让老大走的安心一些,别哭了!”

安心?王国华如果做了鬼,见到我这样得气成死鬼!谢文东心中暗笑,表面上却悲哀道:“王兄如此一个性情中人就这样去了,叫我怎么能不感伤啊!千金易得,知己难求啊!王兄。。。。。。。”说得,谢文东又哭了出来。

王国华的老婆见谢文东这个样子更是悲哀,两眼一翻,背过气去。周围家属急忙把他扶住,H市副局刘德欣也在场,女婿死了,女儿成了寡妇,他心里更是万分难过,扶住女儿,老泪纵横。

谢文东早就注意到这为五十多岁,身穿便装的中年人。猜想次人应该就是王国华的老丈人了,自己还要和他多亲近,为以后打个好基础。想罢,谢文东走过去,对刘德欣说道:“大叔,你是王大哥的爸爸吧!?”

刘德欣转头看看谢文东,见是哭得最伤心的那个人,哀叹一声,点点头。

“我听王大哥经常说起你,我知道你是副局长,一定要抓住凶手为王大哥报仇啊!”谢文东悲伤道

第三卷 地下皇帝 第十八章 冷枪

 刘德欣听后老脸一红,明知道此事是老鬼所为,但人早跑没影了,偌大的一个中国,对方又是一只老狐狸,去哪能抓到他去?!想着,刘德欣眼泪又流出,转过头默默擦泪。王国华平时对这个老丈人极是孝顺,不管是出于何心,对刘德欣比对他自己亲爹还好。刘德欣没有儿子,只有这么一个姑娘,早把女婿当自己新生儿子一样看待。现在却成了白发人送黑发人。讽刺的是他自己还是H市副局长!

谢文东见状不好再多说什么,只是好言相劝。

打这以后,谢文东三天两头就往王国华家跑。帮王国华的老婆忙里忙外,两人的关系也亲近不少,称呼也由原来的大嫂变大姐。谢文东这么做当然是有他的目的:处好关系,买下‘新青年’。

王国华火化后的第三天,就有人找上门来,希望能买下王国华的那间迪厅。王国华的老婆一个女人家,不懂管理迪厅的事,也有心出售,但谢文东从中阻挠,说什么新青年是王哥留下来的,怎能轻易卖掉。被谢文东这一说,王国华的老婆到是不好意思卖了。

等过了一阵,新青年由于无人管理,本区的其他势力频频去那里闹事打架,吓得学生不敢再来,生意急剧下滑,王国华的老婆对此没一点办法,多次找谢文东帮忙。其实闹事之人多是暗组成员,谢文东要的就是这种效果,后来和王国华的老婆说:“大姐,新青年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不然早晚有一天会倒闭,这可是王哥的心血啊!”

(王国华的老婆姓刘,暂叫刘大姐)刘大姐皱眉道:“是啊!现在没有顾客,生意冷淡,天天在赔钱啊,兄弟帮我拿个注意吧!”

谢文东沉思好久,面带悲色:“大姐,实在不行也只好卖掉了,这也比倒闭好啊!我想王兄在天有灵也不愿看见辛苦创的基业就这样没落了。再说王兄也没有留下多少钱,把迪厅卖了也能贴补家用,一生无忧了!”

刘大姐一个普通家庭妇女,玩脑筋怎会是谢文东的对手。连忙点头说:“是啊!兄弟,这事你帮我办吧,我不懂这些,卖个差不多的价就成!”

谢文东心中对这位王国华的老婆的还是多少有些内疚,不好意思道:“大姐,我看这样吧!我在H市也想做点生意,迪厅卖给我好了。我当时和王兄说过,现在王兄虽死,但我不会趁火打劫,还是出老价钱,二百万!”

“二百万?”刘大姐没有想到谢文东会出这么高的价钱,以前来买的人和她谈时,给的价没有能超过一百五十万的。而谢文东张嘴就是二百万。刘大姐没什么好说的,既然是谢文东要买,而且给的价钱这么高,她本人是同意了。给他副局爸爸打个电话,征求他的意见。

刘德欣没有多说什么,觉得谢文东这人还可以,给得又是高价,就让刘大姐自己看着办吧!

一切都很顺利,第二天,谢文东心满意足的得到新青年迪厅,而且第一回有坐了老板的感觉。在H市,两家迪厅在手,谢文东也算稍感满意。但是上面的关系还是要搞好的,时不时去拜访刘德欣。后者对谢文东的印象也不错,而且出手又大方,对谢文东也算是照顾有加。很快,谢文东把自己的白粉买卖做到了H市。

谢文东把两家迪厅都换了新名,新青年改名为新世纪,另一家改名为热血迪厅。经过三眼一短时间的整顿,两家迪厅的生意日见好转,当然,三眼也体会到看管迪厅容易,管理起来却很难。三眼从J市调来龙堂一部分手下过来帮忙。为了吸引顾客,三眼派人到处挖墙角,看见有唱得不错的歌手和优秀的DJ,都用高价挖过来。后来,姜森不知道从哪又拉来了俄罗斯艳舞团来助阵。这确实大大增加的两家迪厅的名望,很多人慕名而来。吸引顾客的另一方面就应该是谢文东暗中出售的白粉了。纯度高,价格公道,都是其中原因。

热血迪厅逐渐火暴,直接影响了附近另两家的生意。多次来闹事,都被看场的龙堂兄弟打发。最严重一次是深夜里企图放火烧掉热血,多亏及时发现,才没有使之毁于一旦。谢文东派姜森暗查那两家的底细,发现一家是由一名叫曲非的人看管,没有成立帮会。另一家是由名为炼魂帮的组织看管。前者没什么好说的,后者都是引起谢文东的注意。

炼魂帮在H市没什么名声,甚至可以说是在黑道上没有几人听过这个名。但谢文东总觉得这帮会名起得奇怪,好象和收魂帮有联系。这只是他的猜测,并没有确实的证据。但不管怎么说,谢文东决定先拿这两家迪厅开刀,确立自己在H市黑道的地位。

一日谢文东和三眼二人在新世纪喝酒闲聊,文姿坐到谢文东不远的地方。迪厅放着柔和的音乐,有个长的很帅气的年轻人在场中演唱《心太软》。谢文东边欣赏边和三眼谈关于热血旁边两家迪厅的事。

谢文东说出疑问,觉得炼魂帮可能和收魂帮有联系,三眼不以为然道:“有联系又能怎样,两个馒头踩一脚,没一个好饼。要我说就把这两个帮会都干掉。不是说有日本魂组撑腰吗,看看日本人有什么了不起的!”

谢文东笑问:“你知道魂组的来历和实力吗?”

三眼摇头,疑问看着谢文东,喃喃道:“东哥,你知道?”

谢文东呵呵笑了。“我要是知道就早动手准备了。正因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,轻易动手有可能吃亏。小心谨慎到什么时候都不吃亏!”

三眼为难,问道:“那我们应该怎么样?查查魂组?”

谢文东沉思一会,摇摇头:“恐怕不是那么好查的,我称问过刘德欣,他都不知道魂组是个什么样的组织,对收魂帮也知道甚少,了解的也基本上和黑道传言差不多!”喝了口酒,接着说:“我想先把曲非干掉,留着也是麻烦!”

三眼点头称是。“曲非就比较好对付了。实力一般,但总把我们当外地人好欺负,三天两头来找茬。奶奶的,就先干他了!”三眼想了想,又道:“东哥,收魂帮也不能让他们太消停了吧,咱想办法把他那间场子放把火怎么样?”

谢文东笑道:“这个可以考虑!哈哈!”

这时三眼一楞,目光直直看向门口,眼中有些迷茫。好一会对谢文东说:“东哥,你看门口那中年人,我怎么觉得这么眼熟呢!”

谢文东闻言转头看去,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四十多岁,身材粗壮的中年人,正向四周张望。正好和谢文东看过去的眼神对在一起,那人脸色一变,急忙转身向外走。

他是谁?谢文东不自觉的站起身,这个人他肯定见过,在脑中有印象,可是在哪见过又一时想不起。谢文东脑袋聪明,不敢说过目不忘,但记人还是很准的。谢文东缓缓的敲敲脑袋,猛得一人面孔在脑中闪过,是他!!!

谢文东急忙对三眼说:“快追,不能让他跑!”不管三眼听没听清楚,急匆匆向外跑去。三眼没弄明白,见谢文东出去,急忙和文姿跟在他身后向外跑,暗中还是在琢磨,此人是谁呢?

谢文东出来后,一眼看到那人正向不远处一辆轿车跑去。急忙追赶,边跑边拔出匕首。那人体力不及谢文东,距离越来越进。

两人几乎同时到达轿车旁,谢文东下了狠心,就算是在光天化日也要把此人做掉!猛的向前一窜,匕首直刺那人后心。就在刀尖离那人的衣服只有三寸时,车门突然打开,里面伸出三把枪。

谢文东眼角余光看得真切,脑袋嗡了一声,暗叫上当了!来不及细想,本能的就地倒下,向车底滚去。耳边传来三声微弱的声响。那人没有被谢文东刺中,吓得急忙进到车里,出了一身冷汗。车里三人见谢文东反映太快,竟然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能躲过三把冷枪,心中同是一惊,暗叫可惜。这时三眼和文姿从后面赶到,大喝一声,纷纷掏出手枪。

轿车没有再停留,迅速开走。躲在车底下的谢文东尽量把身体伏近地面,看着汽车从身上开过,心脏怦怦乱跳,暗叹好险!头顶冷汗也流了出来。

三眼跑到谢文东旁边,把他拉起来,关心道:“东哥,你没事吧?!”

谢文东摇摇头,黯然道:“看来以后我们很难再有安心的日子了!”

三眼忙问:“东哥,那人是谁?我看象是故意吸引你出去的。这个人很眼熟,我一时想不起来了。”

谢文东说道:“不用想了,他是以前J市黑帮三巨头之一的兄弟盟老大——庞建!没有想到失踪后来到H市了,有此人在,我们以后更要多加小心。如果我猜得没有错,猛虎帮已经知道我在这里了!”说着,谢文东长叹一声。

三眼恍然大悟道:“没错,此人正是庞建。我看过他照片!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!东哥,我们这回得怎么办?”

谢文东冷笑道:“既然瞒不住身份就索性大干一场。一会你叫家里的兄弟都过来,只留下刘波和浩然看家就行!”三眼急忙称是。

首节上一节71/24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

上一篇: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

下一篇:女教师的课后辅导